site logo: www.mqezxl.icu

他們為我們的生活帶來光明(1)

一心為患者的大夫

法輪功修煉者遵循“真、善、忍”原則生活。(明慧網)

人氣: 908
【字號】    
   標簽: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10月08日訊】有這么個故事,一個年輕人在吃麻辣燙,看到一旁店主家的小女孩很可愛,就逗她:“說阿姨好,阿姨獎勵你個魚丸吃。”女孩卻瞪大眼睛,一臉嚴肅地說,“媽媽不讓我吃家里的麻辣燙,不干凈!”

這則故事,真實反映出中國大陸苦澀的現狀,做什么的不吃什么:我制造豆腐渣工程,我不住;我勾兌地溝油、毒奶粉,我不吃;我生產毒疫苗,給別人;我用工業廢水污染河水,我不喝。而當每個人都想坑騙別人時,人人都成了受害者,吃穿住行各方面的安全問題都在吞噬著我們的健康和幸福。中國自古講“仁義禮智信”、“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現在整個都反過來了。

當今中國大陸亂象叢生、人心不古、貪污腐化,不給老師紅包,孩子受歧視;不給大夫紅包,病人吃苦頭;不請客送禮就辦不成事。不僅如此,孩子上學怕被拐,父母出門怕被騙,好心攙扶老人、孕婦卻可能招致意想不到的災難。面對道德急速下滑的社會,很多人無奈地隨波逐流,慨嘆著中國大陸哪里還有凈土?!

然而,卻有這樣一群人,他們自覺自愿地做好人,不畏艱辛、不求回報。這些平凡而可貴的同胞如濁世中的清泉,滋潤著干涸的大地,為社會帶來光明和希望。這是一群值得信賴的好人,就讓我們從明慧網上拾珍一些感人的故事。

目錄
第一部分? ? ?一心為患者的大夫
第二部分 不收紅包的好教師
第三部分 可以信賴的生意人
第四部分 落地黃金不動心

第一部分 一心為患者的大夫

人們常說,有啥別有病,積攢了大半輩子的積蓄,得場大病就可能傾家蕩產,甚至債臺高筑。醫護人員原本是神圣的白衣天使,是治病救人、救死扶傷的,可現在被稱為醫商、白狼,索要紅包、收禮的現象已見怪不怪,很多醫護人員變著法地開貴藥、增加檢查項目以獲取提成,得個感冒到醫院打針都得千八百元,要是患場大病住院治療,醫生直等你兜里的錢花光后推出門了事,很多人在支付天價藥費后,最后卻落得傾家蕩產、人財兩空。

該現象的發生是中共“以藥養醫”、提倡“一切向錢看”造成的惡果。病人與家屬急于治病,只能像案板上的肉,任人宰割;很多貧苦百姓看不起病、住不起院,只能望“醫”興嘆,在家硬挺。如果遇到下文中這些一心為患者考慮的良知醫護人員,那真是患者的福星。

一心為病人的路醫生

48歲的路玉英是燒傷專科醫生,家住甘肅省蘭州市安寧區安寧堡街道居民路。修煉法輪大法后,路玉英按“真、善、忍”原則做好人,改變了暴躁的性格,性情溫和,心地善良,關心患者。誰有什么困難、有什么心結她都會及時幫助排除。由于燙傷很突然,往往讓人措手不及,外來打工的人根本沒錢,燙傷又嚴重,在這種情況下,路大夫都會說:先治病,看好病了再說。

現在醫院費用高,燙傷面積稍微大一點的,在醫院要花費二三萬,而且會留下疤痕。而在路大夫那里只花一二千元,且不會留疤。就是這一二千元,有些人也是拿不出來,路大夫經常免費診治。對于病人的千恩萬謝,路大夫真誠地說:“是法輪大法改變了我,如果我沒有修煉法輪大法,我是不會這樣做的。”病人在她那里看病如同在自己家里一樣方便、隨意。

據2011年12月20日明慧網報導:甘肅省蘭州安寧區“610”謊稱急診,將正在外面辦事的路玉英醫生騙回診所,把她綁架到洗腦班迫害。家人萬分著急。每天慕名來找路大夫看燙傷的病人絡繹不絕,還有許多外地病人。病人們滿懷希望而來,帶著失望憤慨的心情而去,紛紛痛斥公安的流氓行徑。

鄉親們心目中的“周一針”

周文生是黑龍江省肇東市東發鄉的一名鄉村醫生,也是一名深受患者喜愛的醫生。他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無論嚴寒酷暑、無論病人有錢沒錢,他都真心實意為患者治病。他給患者看病藥量足、診斷準,多數頭痛、感冒一針就好,從不多收一分錢,老百姓親切的叫他“周一針”。

周醫生因修煉法輪功被中共警察綁架后,當地的鄉親們非常痛心,村領導、村民七百多人聯名簽字畫押,要求政府放人。然而,當局不講法律,不顧民眾的呼聲,非法將周醫生判刑3年。

醫術精湛的田醫生

田慶玲,現年46歲,黑龍江省哈爾濱市中醫院腫瘤科醫生。田慶玲從小身體不好,患先天性畸胎瘤,身心備受折磨,脾氣也很差。在黑龍江省中醫藥大學讀本科期間,有幸走入了法輪大法的修煉,從此按照“真、善、忍”原則做好人,人變得善良、隨和、身輕體健,原來的子宮畸胎瘤奇跡般地消失了,并在大法師父保護下,在一次煤氣中毒后神奇醒來脫險,她對李洪志師父的救命之恩無以言表。

2005年,田慶玲碩士研究生畢業,分配到哈爾濱市中醫院工作。她所在科室是腎病、血液、腫瘤綜合科室,來這個科就診的患者大多都是病情極其嚴重,且多次反復住院,大多數患者家中的積蓄已經花得所剩無幾了。田慶玲特別理解、同情患者的處境,她不僅不收紅包不收禮,還要費盡苦心,使用最便宜的藥卻使療效達到最好。

田慶玲醫術精湛,一把脈就能知道患者所患何病,憑著這樣高超的醫術,她給患者組方用藥,用的中藥也就七至十味左右,一副藥下來只有七八元錢,卻屢見奇效。同時,她還給患者及其家屬講法輪功祛病健身的奇效,告訴人們“三退”(退出中共黨、共青團、少先隊)躲過大難的方法,告訴每個患者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取得了更加顯著的療效。

有個肝癌晚期的患者,腹腔大量積水,連一口飯都吃不下。田慶玲醫生用湯藥治療的同時,囑咐患者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結果兩副湯藥吃完后,患者的肚子明顯變小,且能吃東西了,患者樂得合不攏嘴。

還有個患者是腫瘤晚期,入院時檢查屬于終末階段,已經沒有任何治療價值了,就是等(死)了。田慶玲告訴患者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第二天患者開心地說:“謝謝田醫生,我已經連續一個月沒能睡個好覺了,可昨晚卻睡得很好。”這樣的例子,對田醫生來講,簡直太多了。

科室主任和護士長,原來只重視經濟效益,在田慶玲的帶動下,也都能真心真意地為每位患者著想,醫生、護士相處得跟一家人似的。

這樣,患者一傳十、十傳百,來找田慶玲看病的人絡繹不絕,就連她被派到急診科輪轉一個月期間,患者都要跑到急診科找她看病。田慶玲曾感慨,是法輪大法的威德使她開智開慧,才能有這樣好的療效。

就是這樣一位兢兢業業、不收紅包的好醫生,卻莫名其妙被警察闖入家中搧耳光、抄家、綁架,之后被劫持入勞教所,遭電棍電擊、奴役、銬吊、毒打,被獄警與犯人辱罵、折磨,迫害致重病,每天像動物一樣在地上艱難地爬行幾小時才能到干活的車間!一直摧殘折磨至勞教制度解體。田醫生從抓捕至看守所直至勞教所,沒有收到任何哈爾濱市香坊分局及其它部門的相關法律手續或文件。

從不收紅包的外科醫生李力壯

黑龍江省哈爾濱市的李力壯,1995年畢業于哈爾濱醫科大學,同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之后身心健康。通過修煉他明白了人為什么有病,怎樣做一個高尚的人,提升人的道德品質對自身及人類有多么重要等許許多多。從此他自覺按法輪功教導的“真、善、忍”原則做人做事,工作中盡職負責,任勞任怨,在努力提高醫術水平的同時,盡自己的能力幫助別人。

李力壯是哈爾濱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骨外科主治醫生,他從不收病人的紅包,還主動幫助病患,不求回報。有一位農村患者,因經濟困難,沒錢配血做手術,為了不耽誤治療,李力壯醫生無償拿出一千多元為患者配血做手術,而當時他每月工資只有三百多元,后來醫院領導、職工知道此事后對他都很敬佩。

就是這樣一位一心為患者的好醫生,只因堅持“真、善、忍”信仰及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累遭非法關押、抄家、勞教,被非法判刑4年。在哈爾濱長林子勞教所及大慶監獄期間,因堅持信仰,李力壯遭受到令人發指的酷刑折磨:上背銬、毒打、電棍電擊、銬鐵椅、冷水凍、把整個頭按到涼水里浸、用力往下拽小便、用狠勁捏睪丸及捆“約束帶”等等。

醫者難自醫──一位上校軍醫的人生奇遇

王衛真是原沈陽軍區大連醫學高等專科學校教員,上校軍銜,副師級待遇,技術七級。她畢業于第四軍醫大學,在調入大連醫專之前,她是部隊醫院心血管內科的主治醫師。

1996年,才40多歲的王衛真就渾身是病:急性風濕性心臟病、慢性乙肝、早期肝硬化、腰椎間盤突出、嚴重貧血,還有婦科病、鼻竇炎、足背骨關節錯位等各種雜病,經常住院。有時一年要住半年醫院,體力極差、弱不禁風。那時她在軍隊醫院從事心血管內科工作,雖然技術精湛、醫療條件很好,但她卻無力使自己擺脫疾病的折磨,陷入無望中。

就在這時,她有幸接觸到了一本書──《轉法輪》,書中“真、善、忍”的道理和簡單易懂的論述,使她深深折服。從此,王衛真變了:她從一個整日焦慮、脾氣暴躁、郁郁寡歡的人,變成了一個樂天寬厚、善良無私、充滿健康活力的人。

與此同時,她所有的疾病都在很短的時間徹底消失了,這是醫學上都無法解釋的奇跡!從那時起,二十多年的時間,她沒再吃過藥、沒打過針、更沒住過院,她身強體健、紅光滿面、走路生風。

修煉法輪大法后,王衛真工作更加兢兢業業,任勞任怨,是全院公認的醫術精湛、責任心強、服務態度好的全面型醫務人員。每個被搶救過來的患者都發自內心地感激,想把最好的東西送給救活他的醫生。以前,王衛真家的冰箱永遠都是滿得裝不下,還要送給別人。修煉大法后,饋贈她一概不收;有時人家送錢,她都如數退回,一分不留。

退休后在私人老板那里上班,有病人給錢,她也同樣退回,有時實在退不回去,就交到老板那里,請老板幫助退回。王衛真的丈夫是機關工會主席,少不了有商家贈送禮品,在王衛真的影響下,他都不要了。

單位分房子,到手的房子就差拿鑰匙了,有人來爭,王衛真就讓給來爭的人,自己住了一套靠山墻的冷房。單位里評級調職,競爭激烈,她也把機會讓給別人。王衛真的行為也感動了身邊的同事,單位有好幾個同事開始跟她一起煉法輪功了。

讓人無法想像與理解的是,自從1999年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之后,王衛真卻先后七次被綁架,被非法關押在遼寧省女子監獄,人們不禁要問:難道做一個好人錯了嗎?

與失明女孩演繹凄美傳奇

徐發領,男,40多歲,1994年畢業于河南醫科大學臨床醫學系本科班,是醫學院第二附屬醫院醫生。他工作兢兢業業,一絲不茍,對患者認真負責、一視同仁,從不收病人的禮物和紅包,是大家公認的好醫生。

徐發領于1996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不久原來所患的類風濕關節炎和躁郁癥徹底痊愈。他按“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做一個為別人著想的更好的人,并因此與前妻演繹了一段感人的故事。

1997年,徐發領結識了一位雙目失明、躺在輪椅上不能自理的女孩,她患有“視神經脊髓炎”,曾隨父母跑遍全國求醫治療也不見效,后來發展到全身癱瘓、雙目失明,她幾次都想自殺。后來有人介紹法輪功好,家人就抱著試試看的想法推著輪椅上的她到煉功點上學法(法輪功著作)。

徐發領鼓勵女孩堅定正念、真修大法,經常與她學法、切磋,并從生活上關心和照顧她。女孩心性提高很快,病情明顯好轉,后來竟奇跡般地站了起來,而且能在人的攙扶之下行走。之后,徐發領不顧家人和親友的反對,毅然和女孩結成眷屬。一年半之后,生下一個聰明、健康的女兒。這在醫生眼里“曾被判了死刑”的病例中簡直是不可思議,這就是大法帶來的奇跡。

當時,他們的事轟動了地方以至全國,很多媒體都做了報導,當地電視臺還做了現場播放,記者們不斷登門采訪。

沒想到,自中共1999年7月發起對法輪功殘酷迫害后,徐發領卻因堅持信仰頻遭迫害,2003年、2006年兩次遭非法勞教,時間長達3年之久。單位也剝奪了他從事的醫療崗位,逼迫他到洗衣房干體力勞動。徐發領的妻子在邪黨的恐懼高壓下,因失去了修煉的環境,不敢堅持修煉法輪功,后病發離世,拋下兩歲的女兒。

武漢主任醫生修大法德藝雙馨

年近八旬的黃利平女士,原是湖北省武漢市中西醫結合的主任醫生、教授。她長期從事中西醫婦科臨床、教學、科研工作,特別對治療“不孕不育”有較深的造詣。多年來,她接待的全國各地及外籍華僑患者上千余人。由于療效顯著,她經常收到病人的表揚信、感謝信、錦旗、匾額等。多家省、市廣播電臺、電視臺都對她進行過報導。

由于病人越來越多,長期延長看病時間,中午不休息,加之多年的伏案工作,黃利平患上了多種疾病,如頭痛、白內障、鼻竇炎、膀胱炎、關節炎等,最嚴重的是頸椎病,最后發展為“肩頸綜合癥”,手不能提筆寫字,也無法進行婦科病檢查。

后來在一個病友介紹下,黃利平于1995年修煉了法輪功,僅三個月時間,她原本的老花眼能看報紙、能穿繡花針了,緊接著全身疼痛也消失了,她感到真是神奇!法輪功不僅教人煉功擁有健康的身體,更要求修煉者按宇宙根本特性“真、善、忍”的標準,成為一個先人后己、道德高尚的人,從此,她的人生觀發生了根本的轉變。

修煉前她追名逐利,為了名,她不顧身體情況,經常寫論文到深夜,投稿到國家級不同醫學雜志;為了名,她將病人送的錦旗、牌匾,掛滿診斷室四面墻上,還將不孕癥病人治愈后出生的孩子相片掛滿了兩大板,以顯示自己的能力。修煉后,她將所有的錦旗、牌匾都取了下來,以免傷害其他醫生。

修煉前她給病人看病,病人就送她吃的、穿的、用的、戴的,農村病人從各地送來土特產,如:新疆的病人生男孩后寄來優質葡萄干、山東病人寄來大棗并要她為孩子取名,河南病人挑一擔雞蛋等等,她全都照收不誤。修煉后,她拒絕接受病人的一切禮物,實在推托不了的,就送到幼嬰堂或給科室醫務人員做福利,有時她送禮物給病人以償還病人的饋贈。

修煉前有位病人跪地兩次求她收下一個貴重的手鐲,并說:“您是我再生母親,要不是您我的家庭會破裂。”修煉后她決定還給病人,可怎么還呢?終于機會來了,一天病人帶著女兒來就診,她將手鐲子快速取來歸還于她。

退休后的最近這些年,黃利平雖沒掛牌行醫,但仍有病友口耳相傳的來找她。她熱情接待每一位病人,認真診斷、仔細開方,不開貴重藥方、也不要掛號費。這在當今唯利至上的社會實在難得。是法輪大法,使她成為了一位德技雙馨的好醫生。

拒收紅包的好醫生

明慧網2011年7月26日報導《拒收紅包的醫生》,里面是這樣說的:一位朋友的父親得了重病,經檢查為胃穿孔、腸粘連、直腸癌,都是要命的病。為了能保住病人的生命,家屬拿出了1,000元錢,塞到主刀醫生的手里,醫生說什么也不要。推來讓去,最后醫生把錢收下默默地走了,手術非常成功。

病人出院那天,醫生拿來了一張1,000元的病人住院押金收據,告訴病人家屬說:“你們送我的1,000元錢,我給你們交了住院押金,這是1,000元的收據。我是法輪功學員,不能收病人的紅包。”這位修煉法輪功的醫生,不但沒要紅包,還顧及了患者和家人的感受,在手術成功后,才將實情告訴家屬。家屬這個感動啊,現在上哪去找這樣的好人哪!

這種現象在法輪功學員中相當普遍。原黃岡市電信局衛生所長王建生,1995年底開始修煉法輪功,并嚴格按照法輪大法“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大家知道,醫藥公司為銷售藥品送禮、給回扣是普遍現象。

當時藥房同事小黃對醫藥公司的人說:“你們不要送了,王醫生是煉法輪功的,不收這些。他每年上繳給單位的藥品回扣都達4.8四多元。”這是十多年前的事了。

他要不上繳,這些錢不都他自己落了嗎?當然,他要安心吃回扣的話,他給病人開的藥中,把可有可無的藥多開點,那就遠不只這樣一筆錢了。好醫生之所以好,是因為他們有了道德心法的約束。

醫務工作者拒收紅包、幫助病患

遼寧省的梅在1995年有幸修煉了法輪大法,用法輪大法的法理“真、善、忍”作為心法來約束自己,她的人生觀完全改變了。梅修煉法輪功后不久,就被調到小手術室工作,在這里經常有送紅包的,少則五十、多則二三百,梅都拒收,因為她知道了師父講的“不失不得”這個宇宙的理。

有一天,護士長對梅說,有一個香港來的患者,你好好照顧她,梅點頭答應,心想:“我對患者都是一視同仁,是香港同胞,當然也不例外。”該患者手術前塞給梅一百元錢,梅照舊給她講醫院的規定,醫護人員守醫德之類的話。不行,她硬塞,為了不耽誤時間,梅只好暫時替她保管,把錢放在手術記錄本的下邊壓著。

手術結束后,梅安排患者躺在床上休息停當,把這一百元錢放在她手上,說:“這是您的錢,您拿好。手術后需要加強營養,補補身體,盡快恢復,這錢您用的著。您的心意我領了,謝謝!”

有一次,梅看到一位患者坐在走廊凳子上抹眼淚,上前問明情況后決定幫助她。原來她是遠道而來的,沒想到看病還要化驗血,化驗費挺貴,但錢又帶得不夠,本市又沒有熟人沒處借錢,急得哭了。梅問她還差多少錢,說刨去路費還差50元。梅說:“別哭,我幫你,著急上火,病情會加重的。”

當梅把錢送到她手里,她又感動,又不好意思,把自己的手表摘下來給梅,要作抵押。梅說:“不用,快去交錢吧,抽完了血,你還要趕路呢。”她再來看病時,把錢如數地還給梅。

醫生護士修大法、講醫德

這對夫婦,丈夫是醫生,妻子是護士。丈夫在學大法之前受環境的影響,也收過病人的一些錢物,學大法之后明白這是錯的,就徹底杜絕了這種壞事。夫婦倆盡心竭力地為患者服務,謝絕患者的請吃、禮物和金錢。好幾次病人送錢,當面無法拒絕,就先收下,讓病人以為醫生收禮了,就放心治病。作為醫生的丈夫就把病人給的錢交到住院處,作為住院押金,等病人出院的時候,再把收據給病人。病人與家屬很感激。

妻子是護士,有時配制藥品時,失手打碎了藥品,就自己花錢買來相同的藥品補上。這在學大法之前是做不到的。那時家庭經濟都不富裕,還省吃儉用的,哪能有額外的開銷呢?

夫婦倆曾經通過別的法輪功學員向市關工委捐獻一千多元錢,資助貧困兒童上學,不留姓名。市關工委想就此事做一個地方電視臺的專題報導,但是要求他們撒謊說這樣做是在共產黨的教育下的結果,妻子明確告訴他們:我們這樣做是因為修煉法輪大法的結果。他們說這么說就不能報導了。本來夫婦倆就是匿名捐款的,也沒有想追求什么名利,修煉大法講的就是“真、善、忍”。他們覺得過意不去,最后決定通知他們的工作單位內部表揚他們一下算了。

“我沒見過菩薩,但我覺得你就是菩薩”

這是一名西醫大夫,修煉法輪大法,她成了一名好醫生。她待病人誠懇、認真、負責,盡量門診解決問題,只要能治病,她用最便宜的藥。對于非住院不可的病人,她嚴格掌握手術指征,避免不必要的手術、用藥,只根據病情。她拒收病人的禮品、紅包、購物卡,拒絕藥品代理商的各種提成、回扣,她與病人彼此非常信任。

她為病人精心手術,病人得到滿意的服務后,還會于術后六七天,收到由他自己送的紅包變成的住院押金條,或她退回的購物卡等東西,感動得他們由衷地說:“到哪里找你這樣的好人!”修煉前,逢年過節,家里吃的東西一堆堆的,大多都是病人送的,過節她給七大姑八大姨送禮不用再花錢買。修煉后她需要什么,到超市買,生活簡單、安靜。

放著現成的利益不拿,常聽有人說她傻,尤其1999年后,大法被中共迫害,這位大夫還進京為大法上訪,被反復關押。然而,關押她的警察、信訪局的官員聽完她的修煉故事都知道法輪大法好。大夫回來上班后,他們中很多人帶著親人找她看病、做手術。

這位大夫的丈夫親身感受到她修煉后思想境界的提高及病人對她的信任,說:“你就保持你這個傻勁兒,挺好的。”她的同事將她介紹給他的朋友時說:“某某大夫這個人,不是一般的好人,是相當好的好人!”

醫院一位院長目睹她在工作中認真、踏實,替病人著想,多次默默幫助病人錢、物,主動為災區捐物、捐錢(其他職工只捐物),感慨地說:“某某大夫真是個好人。”該院長擋住了多次當地派出所警察對她的騷擾。她丈夫的朋友認識她后,說:“嫂子,我沒見過菩薩,但我覺得你就是菩薩。”

(待續)

轉載明慧網#

責任編輯:李潔思

評論
2019-10-08 8:2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