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mqezxl.icu

龍駒:港人時代革命與孫中山源自香港的革命

太平山中秋節,港人表達訴求“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駱亞/大紀元)

人氣: 753
【字號】    
   標簽: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10月07日訊】香港——在推翻滿清王朝的運動中扮演了重要角色。“我之革命思想,完全得之于香港。”這是孫中山先生曾經在香港大學演講的最后總結之言,故此香港可算是反清政府革命思想的發源地,香港是孫中山籌備組建反清革命團體興中會的所在地,香港與反清的革命事業息息相關。今天香港人民的“時代革命”和“臨時政府”都奏響了時代巨大變革的音符,香港將再次被推向世界舞臺的最前沿,再次為中華民族的輝煌歷史寫下厚重一筆。

孫中山的革命萌于香港

在中華民國國慶“雙十節”到來之際,我們簡單來回顧孫中山先生如何在香港萌發革命思想。1883年,孫中山從檀香山返國時首次途經香港,這個脫離滿清政府被英國治理的香港,交通四通八達,政治環境寬松,居民也融入西方民主自由思想,城建、衛生管理、及東西方文化的教育和文明等等給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同年秋天,孫中山決定到香港西醫書院求學,在中法戰爭期間,孫中山親眼看到香港華人敢于站出來抗議法國,以至各行各業的華人都表現出罷工、罷市等舉動,民族氣節和不屈不撓的民族精神在這里得到充分的體現,方方面面都比清政府的體制更先進,對照滿清政府的腐敗和屈辱求和而萌發孫中山的革命思想。

1899年,流亡日本的孫中山派陳少白回香港創辦第一份革命機關報《中國日報》,成為宣傳革命的有力工具。孫中山先生以香港為起義的策源地及海外籌餉的樞紐,在香港策劃多次國內起義,但都因告密和清政府的嚴密防范而失敗。

當時,清政府控制下的人民仍然在麻木中沉睡,而生活在自由世界的港人早已覺醒,普遍的民意都希望大陸人能夠走向民主自由社會,非常支持孫中山的革命事業,對失敗并不氣餒,革命經費大部分由香港人捐助,每一次失敗其實都是為成功作出了大量鋪墊,都向成功邁進了一大步,有香港人民的大力支持,才會使大陸民眾逐步的接受民主自由理念,為最終推翻滿清王朝奠定了良好基礎。

當時的大清政府也處于一系列改革關鍵時期,如行政、司法、教育改革,以及設立議會,社會各界對清政府的“預備立憲”普遍抱有期待,但改革觸及到清政府的核心利益,結果1911年5月清廷公布了滿清貴族集權的“皇族內閣”方案,社會各界對清廷極度失望,響應孫中山的民主革命以及“驅除韃虜恢復中華”的理念更加高漲。孫中山領導的革命起義雖然經歷多次失敗,但武昌起義的成功,卻迅速推翻了大清王朝,從而創建了第一個亞洲民主共和國──中華民國。

失去民心的政權必然滅亡

武昌起義的成功,實際上就是建立在民意對大清改革的普遍失望之上,這就是民意力量的巨大體現,在普遍失去民心的時候,哪怕意外的打響了第一槍,不經意間的一次起義或者偶然的一次維權運動,都會引發一場時代的巨大變革。歷史上沒有一個政權可以在違背民意的強大聲音中生存下去的,許多改朝換代都是在強大的民意驅動下發生的,失去民心的政權必然滅亡。

許多人認為中共失去民心幾十年了,為何還沒有滅亡?其實中共不是自然獲得的民心,而是通過控制或籠絡的民心,它們知道,民意是執政的基礎,中共竊取政權后如何獲取民意?自古當權者通常是通過德行和善舉來獲得,但中共的所謂主義和思想不講這些以德治國之道,共產主義都充滿血腥和暴力,必須通過強制手段和恐怖來獲取民心,首先是血腥的扼殺一切反共民意,其次是精神控制,特別是在文革時期,用斗爭和紅色恐怖控制所有人的思想,所有人必須聽從一個聲音,所有言行和步調都必須與黨一致,稍有不軌就會被打倒或者消滅,因此這個時期的民意幾乎是絕對的服從和擁護。

到了所謂的改革開放時期,不可能用嚴酷的政治手段來搞經濟發展,中共就用經濟利益和腐敗來控制人民,引導人們追求腐化墮落的生活方式,而沉浸在聲色名利當中,同時把人民套牢在房子、車子等上面,迫使人們不斷的追求物質利益。當人們被洗腦、愚昧打造成沒有人格和風骨的時候,中共哪怕用一點小錢都可以收買一大批類如“五毛”之流為其賣命。除了經濟陷阱外,也同時有政治恐怖手段,比如禁止人們擁有崇高的信仰和道德回歸,禁止言論自由和獨立思想,在各方面監視和限制人生自由等等。

在嚴厲的高壓和經濟掠奪下,人們作為受害人得到中共的一點點好處就感覺到似乎很大的恩情,而自覺或不自覺的去擁護加害者,在醫學上來說,這是一種病態,叫斯德哥爾摩綜合癥,是指被害者對于加害者產生情感、同情加害者,認同加害者的某些觀點和想法,甚至反過來幫助加害者的一種情結,這些情感被認為是不理性的心態。

被中共嚴重扭曲的大陸人民,飽受中共的欺壓和迫害,卻在擁護其統治,這樣的支持心態實際上是建立在某種微小利益上的病態擁護。但是,無論政治手段還是經濟手段,中共在大陸得到的民心不是發自內心的真實心態,都是強迫的、不得已的、被迫的、敢怒不敢言的病態心理,這樣的民意只能發生在集權專制社會。中共如果把控制人的手段復制到自由社會的香港,其“民心”一下子就可能降為零。因為港人沒有被黨文化扭曲和患上斯德哥爾摩綜合癥,他們生活在一個相對正常的社會環境當中。

港人的“時代革命

香港政府有關送中條例的修訂,迅速就點燃了香港人民的怒火,港府如果沒有背后中共的壓力,作為一個國際大都市不可能不順民意,林鄭也不會想把自己搞得不能上街理發的地步,只能順民意撤回條例而平息事態。但是中共的強權政治不答應,即使迫于各方壓力要想收回成命撤回條例,也要用“壽終正寢”這樣的奇怪詞眼。

港人不會被這種詞眼捉弄,也不會在林鄭月娥宣布正式撤回送中條例后,就撲滅一場熊熊大火,脫離英政府的港人深知,在中共的強權陰影和滲透下,港人失去的已經太多,針對咄咄逼人的中共,港人只有選擇站起來,紛紛的走出來,從銀發族到未成年的中學生,甚至跟隨父母的孩子都站在了最前列,他們用行動表明香港的一個普遍民意,但是港政府卻是反民意的,本可以輕松化解的事態,硬是被港政府或者中共的逆水行舟,搞成了一場巨大的運動。港民在“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呼聲下,已經發展成為一場“時代革命”!

香港政府在中共的支撐下沒有安撫民意、順其民意,反而推行又一部惡法《禁蒙面法》,政府與港人的矛盾再次激化,港人認為港府違背巨大民意,已被北京完全控制,不能再代表香港市民,也就失去了合法性,香港需要成立臨時政府。10月4日,抗爭者在香港多個區宣讀《香港臨時政府宣言》。這充分映射出中共與林鄭的孤寡窘態,這就是“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的真實寫照。

孫中山先生曾經面對腐敗無能的貴族集權在香港萌發了革命思想,今天香港人民面對邪惡的共產主義在香港掀起了“時代革命”;孫中山的政治主張是“驅除韃虜,恢復中華”,今天香港人民喊出了“驅除共黨,還我香港”;孫中山先生曾經在香港中環士丹頓街成立了香港興中會總會,今天香港人民在香港18區同步抗議示威,宣讀《香港臨時政府宣言》成立了臨時政府。

世界大戲的舞臺在中國,這里發生的一切都在牽動國際社會和世界人民的心,大陸人民對中共雖然有病態的支持和擁護,但是,《九評》等文章直接拉下中共的面具之后,已經掀起退黨大潮,有許多人已經清醒,許多人正在清醒,民眾已經敢于上街不斷掀起維權浪潮,中共失去的民心越來越多,難怪中共總是想回到全面控制民心的文革時代。

香港人民心系大陸人民,每一次運動都在映射大陸,并走在對抗極權的最前沿,作為中華民族的優秀兒女,曾經大力支持孫中山在大陸的革命,今天又直接挑戰壓在大陸人民頭上的邪惡中共,無論六四屠殺還是宗教迫害,甚至每一個被迫害的人,港人都要站出來為他們發聲,特別是每年的六四燭光夜,場面非常感人,今天港人冒著硝煙和各種子彈大面積站出來對抗強權,大陸人還不能聲援香港的這場運動嗎?不能參與到這場轟轟烈烈的時代革命之中嗎?

清政府失去民心滅亡了,東歐共產主義陣營失去民意解體了,香港政府已經徹底失去民心了,中共的滅亡還遠嗎!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9-10-07 1:3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